一碗桑葚一碗汤

来源:2022年08月05日字体:


●王军霞

去年回老家,在家待了几日,就让母亲陪我去了姥姥家。三天后等我回家,父亲故作神秘地说要给我吃个好东西,然后就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拿出一个被红色塑料袋罩着的碗。我满怀好奇地打开一看,原来是一碗桑葚。

说起桑葚,现在城里也有卖的,但价位高,味道并不好。所以桑葚对于我,还真是好东西。可碗里的桑葚,上面的白毛长得老长,下面的,已经腐烂了。我笑着说,就吃这个呀。父亲看看碗里的桑葚,不无遗憾地说,这是你走的那天,我到坡上采的。我以为你晚上就会回来,没承想你走了这么久,桑葚也放坏了。此时的父亲,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看上去颇为可爱。

我笑着对父亲说:“我都当孩子的妈了,你怎么还是那样,有口吃的,放坏了自己都不舍得吃,怪不得我妈老说你,吃个虱子都得给我掰条腿。真是的!”但心间的暖流,瞬间却让眼睛潮湿了起来,我不由又想起了那碗鱼汤。

退休后的父亲,爱钓鱼。他钓鱼不爱去公园里的鱼塘,却爱去郊外的野塘子,因为那里不收费。父亲的交通工具,是一辆28的旧红旗牌自行车,偶尔,他也会乘坐火车,到镜铁山沿线的小站去北大河边钓鱼。

当时我的孩子小,一直由父母帮着带。因为父母家离我的单位较近,我也干脆住在了父母家。星期五晚上,我才带着孩子回家,星期天晚上,我和孩子再回到父母家。

每次钓鱼,父亲都要跑几十里的路,光来回的车程,就得五六个小时,非常辛苦。为此,母亲没少叨叨,可父亲就是不听。野塘子里的鱼,寸把长的鲫鱼就算大的了,洗起来相当麻烦,可父亲每次钓鱼回来,吃点东西,就自己洗起鱼来,从不让别人沾手。

记得有个星期一,我在家调休。下午去父母家,刚进门,母亲就说,那碗柜里有熬好的鱼汤呢,让我热热给孩子喝了。还说,星期六一整天,父亲从北大河里只钓到了一条鱼。鱼汤,昨天就熬好了,谁也不让喝,非得等我和孩子过来。

我从碗柜里端出鱼汤,发现上面浮着几个小气泡,随着我身体的移动,鱼汤在碗里晃动着,发出了一股难闻的味道。我说,该不会坏了吧?怎么这么难闻!母亲听说鱼汤坏了,就责备起父亲来,埋怨父亲昨天不让别人喝,可惜了那碗鱼汤。

谁知父亲听了不干了,他黑着脸道:“人家说那是冷水鱼,稀罕,我才把鱼汤留给孩子喝的。你们那么大的人了,都馋疯了吗?”我见父亲居然为了一碗鱼汤,跟母亲动了怒,心想,父亲也真是的,不就一碗鱼汤吗?至于吗?可看到鬓角已有白发的父亲,此时怀里还抱着我的孩子,心中就多了几分不忍。以前,父亲总是把好吃的留给我和弟弟,现在,有了孙子,他就把自己的爱心,更多地倾注到了我的孩子身上,却从不肯对自己奢侈一点点。想到这里,泪水打湿了我的眼眶。不是为了那碗鱼汤,而是为了父亲那分浓浓的爱。

父亲的岁数,一年年大了,岁月的年轮,轻而易举地就把他圈入了老年人的行列。此时的父亲,早已两鬓霜染,满脸沧桑。一些老年病,也开始时不常地折磨起父亲。每当想起父亲那么大把年纪,还和母亲生活在乡下,拉着风箱,点着土炕,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其实几年前,父亲在城里就有了单位分的房子,却让暂时分不到房子的弟弟住着。父亲说弟媳身体不好,他和母亲正好可以回老家照顾姥姥和姥爷。可我知道,在老家,他们要种地、割草,为了省煤,父亲还要到坡上去砍柴,让那潮湿的柴,山一样压到背上……

记得有一年母亲生病了,要住院做手术。我急匆匆地赶回去,母亲还在调理期。见我回来,母亲很高兴。初春的天气,父亲特地去地里挑了些地娃菜,打了两鸡蛋,让母亲给我包了一回饺子。等饺子出锅,母亲尝了一个,说,真香呢。然后就让我吃。我一尝,什么呀?菜多蛋少,纯粹的素馅饺子,有啥好吃的啊?可看到父母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那一瞬,我的心揪了起来,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这就是我的父亲,用一生的辛劳和忙碌,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养大,即使在我们已长大成人的日子里,他慈祥的目光,依然关注着我们的喜怒哀乐,他的心,依然无时无刻地把我们牵挂,甚至,他还把自己的爱,延伸到我们的孩子身上。这是多么无私,多么伟大的爱啊!只管付出,不求回报!这就是父亲所给予我的人世间最伟大的爱!就像那一碗桑葚,那一碗鱼汤,即使它们因为爱而烂掉、坏掉,最后被倒掉,那也是父爱的精华!




作者: 责任编辑:黄鹏

龙8官网日报
官方微信

龙8官网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