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山土大坂游记

来源:2022年08月05日字体:


●谢同明

车在奔驰,风在呼啸,戈壁风景扑眼而过。

沿312国道,过黑山湖高速收费站,穿玉门东站工业园区,直西四公里再向南沿215省道,不一会儿,一片青翠挺拔的白杨树突兀眼前,这在戈壁滩实属罕见。走近一看,一块巨石上书红色大字“大红泉水库”。

一路上除来往的车辆外,再碰到的活物就是两群羊和牧羊人。看着他们在烈日炎炎下跟在羊群后面,餐桌上饕餮羊肉的场面又浮现在眼前。

汽车经过漫长的攀爬,终于到达了湿地边缘,看着随风飘荡的经幡和眼前高低起伏的绿色,大自然的威严,似乎带着一股巨大的生命气息,向它所君临的一切,宣告着什么。

在草地上转悠了一阵,我去登不知名的一座高峰,8岁的小孙孙和7岁的小孙女及家人在草地上玩,一小时后我走下来时,小孙孙高兴地告诉我,他抓了一只蚂蚱和一只“沙婆子”(学名沙蜥)。我对他说:“保护自然要从些微的小事做起,蚂蚱和‘沙婆子’也是自然界的组成部分,放生吧。”他随手放了蚂蚱。看着飞去的蚂蚱,他确有些恋恋不舍。“把‘沙婆子’也放了吧”,我又对他说,他说:“放了”。可眼中却露出一丝狡黠的目光。在返回的路上,他和妹妹窃窃嬉笑,我一回头,没想到他偷偷把“沙婆子”带在车上。一路上他和妹妹抓蚂蚁喂面包,不是放在胳膊上爬,就是拿在脖子上玩,小孙女甚至把它放在自己嘴边亲吻。到家后,他们又把它放在一个纸盒里养起来。

祁连山原为古生代的大地槽,后经加里东运动和华力西运动,形成褶皱带。白垩纪以来祁连山主要处于断块升降运动中,最后形成一系列平行地垒(或山岭)和地堑(谷地、盆地)。因在河西走廊南,又名南山,素有“万宝山”之称。是黑河、托来河(北大河)、疏勒河、大通河和布哈河源头。古时匈奴呼“天”为“祁连”,祁连山被匈奴人视为“天山”。汉代以前,这里是羌族生息地。汉代初期,匈奴人占据了这片土地,并经常到内地进行侵扰和掳掠。

吃些东西,喝点水,休息一会儿,继续深进,看着彩色斑斓、石骨峥嵘、棱角分明的山脊,仰望直刺天穹的雪峰,俯瞰伸向山涧谷底的景色,观赏着路旁浑身披着细土却枝头缀满了花朵的高高低低的植物,令人醉心醉意。

车在行走,思绪在飞。不觉遇到一块石碑,正面“祁连山国家公园”,背面:公园简介,其曰“祁连山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地跨甘肃、青海两省。是我国西部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和重要水源产流地,也是我国重点生态功能区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祁连山阻止了腾格里、巴丹吉林、库姆塔格三大沙漠南侵,哺育了欧亚大陆重要的贸易和文化交流通道,维系了西部地区脆弱的生态平衡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在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安全保护上发挥着重要作用。”百余字的介绍,道尽了国家对生态环境的无限寄望。

由于时间的有限和路途的不熟,只能折车而返。返回的路上我在思索,祁连山曾经遭到的破坏是人为还是利益的驱使?只有眼光如豆的人,才会对大自然犯下滔天弥罪。绿色是自然的底色,大自然是会报复人类的。因此,我也在想:做人为何不能以山的冷静和不带任何夸张的敷饰,展示谦逊的理性呢?

赞曰:定睛观湿地,思环保未来。山头披绿扑眼帘,且看满地野花开。人间神奇犹未远,天空云彩迷恋着我双眼!山巅积雪释放情怀,只因脚下广袤草原的热爱!畅想浩渺的生态海洋,心潮澎湃感慨万千。出佳境一回眸,景点游人正酣。葱茏盎然金银山,祁连保护乃序典!




作者: 责任编辑:黄鹏

龙8官网日报
官方微信

龙8官网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