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沙山下

来源:2022年07月22日字体:

鸣沙山下


●王明凯


当西行的脚步靠近鸣沙山时,独属于沙漠清脆的“叮当”声便隐约传来,它是大地母亲派来的使者,将生命植入这万丈黄沙之中,为鸣沙山增添了些许神秘。


在鸣沙山的沙海中不知曾几何时便屹立起了一棵饱经风沙洗礼的胡杨,每当冬日的暖阳透过已经脱下了绿色外衣的枝杈,蕴藏着勃勃的生机树枝儿便紧紧抓住机会,用苍劲的笔画把守护月牙泉无尽的忠诚写在了湖面上。并不深的泉水向世间众人描绘着千年以前唐朝僧人玄奘那虔诚的背影,在这下马畅饮清冽的甘泉后,继续向着心中的那片圣地那兰陀前进,三危山顶的太阳照耀着的是玄奘坚定虔诚的脚步,望着玄奘消失在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大漠孤烟当中,似乎向每一个有着迷茫人生的灵魂讲述了为什么再难走的路也会有人走出来,因为他们都有自己心中的圣地,哪怕代价是死亡,正是有了这些人的一次次前行,才让干燥、枯黄而又荒凉的沙漠响起了文明的铃铛之声,在滚滚黄沙之中留下了人类前进的足迹,这文明的足迹通向四面八方,让不同的文明在这里交汇,也让贸易得到了流通。


蔚蓝的天空中,白云正向着天边飞去,这蓝天之上的云朵都有着各自梦想的样子,而蓝天便是一台织梦机,当阳光在他们身上折射出金光,梦想的丝线从每一个人的心中飞向天空,天空将这亿万条的梦想织成洁白的云朵,在那一层层洁白的云朵之中隐藏着的定是人类仰望蓝天的畅想。


蓝天与沙漠永远不会像和大海一样融为一体,因为蓝天是人类伟大的梦想象征,而枯黄的沙漠永远是一本读不懂的历史,历史和梦想是两个永远都不会走到一起的故事,他只告诉我们曾经的沧桑。


转眼之间,飞舞的黄沙推着太阳西去,关外的孤烟将阳光染成了淡淡的血色,夜色渐渐掩埋了前人的足迹,悄悄将沙漠的雄伟藏在了夜幕里,远处传来的只有属于这片沙漠才拥有的“叮当、叮当……”这使得夜晚中的沙漠也不寂寞。



作者: 责任编辑:黄鹏

龙8官网日报
官方微信

龙8官网新闻网
官方微信